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0731-85120477

招商业务部:18974846696

公司:湖南弘图文具有限公司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麓谷企业广场A3栋3单元406

[希丰笔业]一支圆珠笔,划开“中国工厂”的真实面纱

来源:湖南弘图文具有限公司

编辑:希丰笔业

时间  [ 2020-06-23 ]

1.jpeg

前不久刷屏互联网的纪录片《美国工厂》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引起了广泛关注:美方管理人员到福建福耀厂“取经”如何提高美国工人效率时“大开眼界”,中国工厂高效的背后是对工人“军事化”的管理——每天连续工作12小时、每月只休息一两天…… 有网友开始一边倒地定性:这就是“中国工厂”的真实面目,规范、高效,却极其“残酷”。自然地,人们再次加重了对“中国制造”的刻板印象,即核心竞争力是依靠广大蓝领工人整齐划一的流水线组装,归根到底还是离不开人口红利带来的优势。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在中国确实有着大量的高效工人,但还有一类核心人群却或多或少地被舆论忽视掉了。这类人为中国工厂、乃至中国制造创造出指数级别的生产力,他们就是中国工程师。 缺少了他们的中国工厂故事并不完整,而多了他们的中国工厂故事则更能真正诠释我国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的事实性迈进。 1。 与日本的科技较量,还要从一支圆珠笔说起 没人能想到,在我国已经实现自主研发卫星、航天器等高精尖技术的今天,人人手中都有的那支价格不足3元钱的圆珠笔却还要依靠进口零部件才能完成生产。 就在前不久,由西瓜视频联合小虫影视出品的纪录片《中国工夫》在西瓜视频独家上线,首期节目中就讲述了一个关于中国工程师攻克圆珠笔笔尖钢核心技术的曲折故事。 市场是很现实的,“我有你也有”的时候叫做“竞争”,而“我有你没有”的时候就叫做“垄断”。不可否认,技术垄断带来的是外界难以撼动的议价能力。 生产小小的“笔尖钢”,到底难在哪? 对钢材软硬度很高的要求,导致工程师们难以掌控钢料的配比,而这份日本人手握的配方不可能轻易地交到我们手中。 而截至纪录片上线时,太钢已经开始研发新一代笔尖钢,“这次我们与日本在同一起跑线上。” 2、不是面子问题,基础研究打开了通往未来的一扇窗 材料的巨大损耗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这是可见成本。而更重要的隐形成本,是以王辉绵、车德会为代表的数位工程师的心血。 也可以这样说,五年来车德会和同事们的主要工作,就是“经历失败”。 各种各样的原因,都会导致失败,而失败往往才是科研的常态。 与多数钢材不同,笔尖钢的研发总是需要通过上百倍上千倍的显微镜来观察纠错,而车德会的主要工作,就是在每一个加工环节之后都得观察来料的组织结构有没有发生病变。 都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但很多时候研发就是一项极其苦闷且没有最终回报的工作。